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珠江夜游时间表 >> 正文

【看点·新生】精神科医生笔记(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天晚上,我正在医院精神科医生办公室值班。

我在看庄周梦蝶这本书,看着看着,我恍惚是觉得自己也真的成了书中的一只蝴蝶了。看来,庄周那个梦中的蝴蝶,还是能用精神分析学解析的。

看得累了,我站起身,走到了窗前,望着外面景色,月光朦胧照在地面,特别是那些在林荫小道两旁的龙爪槐。我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个医院喜欢在院内种龙爪槐,可能这种树种它的枝丫是向着四周蓬炸,能有效遮掩成阴影?

我在想,庄周那只蝴蝶会不会在这种黑暗的月光下飞翔呢?医院精神科就位于我们这座大医院的后院。后院有一道门,当初我被分配到了这个地方,就觉得这里像是精神病院。但主任告诉我说,我们精神科医生,不仅是要治疗精神上有障碍的人,更加主要的,要对病人进行心理上的疏导。不能让他们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住到精神病医院里去。

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

真正接触这类病人多了,我反而觉得他们精神要比有些人精神都还正常。只不过有些人还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我们这里风很大,每到了这个秋天时节,每天都会有风,有时候风能达到七级,仿佛整个世界似乎都要被大风给吹散了似的。今天看了下天气预报,天气预报说,晚上十点以后会有大风,这是本市黄色大风预警报道的。一般不会有错。

就这么站在窗前,我沉浸在了那只蝴蝶的精神世界里。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梦到了一只蝴蝶,或者是别的什么,我醒来时,是不是也会得了妄想症呢?

我们医院精神科,虽然不像是精神病医院那样,戒备森严,但也有一些床位。这些床位是为了那些病情轻微的人准备的。有些家属们,他们得知了自己家人有了这种病症,往往都会多少有些歧视他们。甚至害怕他们会不会在某一天,成为迫害自己的凶手。这种人真的成了凶手,也会只要被鉴定是有精神病史的,也不会受到法律处罚。

所以,有些家属会把他们送过来,甚至央求我们无论如何要收下他们。这些人,让我想起了拉康的理论“实在界”,一个“无”之中虚构真实的主体幻象。我甚至感觉到了一丝恐惧,我会不会也在那个“无”中虚幻出另一个主体来证实自我的存在呢?

刚才我到了护士办公室,了解了一下最近新进来的病人情况。一个护士告诉我说,郝金玉好像晚上情绪不是很好。

这个郝金玉我知道,是前两天才进来的。他的病情就是典型妄想症。我让护士给他开点利培酮片,这可以抑制他的妄想症。

还没有到十点钟,就开始起风了。风吹在身上,一丝凉意。院子外面那些植物在风的作用下,发出呼啸声,这更加让这个夜晚带来了点滴的恐怖气氛。

郝金玉这个人,平时看上去都很正常,说话也很有逻辑性,我感觉他思维是没有多大问题。但有一点,他喜欢幻想,总是把自己幻想成了另外一个主体。他就像是一个作家,喜欢在一本小说中,使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

门外,异常宁静,这种宁静好像又预示这某种不平静。偶然,有脚步声,那是护士的,她们好去看看病室里的人是否正常。

我们这个院子,一般不会有人来,大门口有保安,一般情况下是不准许别人进来的。这主要是为了防止那些有狂躁症的人,说不定在某个时刻爆发出狂躁伤害到了人。

我曾经主张主任,应该将这些送到专门的精神病医院去。主任告诉我,这些症状并不是很重,如果一旦送到了精神病医院,那就可能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急促的脚步声来到了我办公室门前,敲门也很急促。

我转过身说,进来。

护士小赵进来是一脸惊慌,她说话口气都有些喘。她告诉我说,郝金玉偷偷出去了。

我对护士说,你怎么不阻止他?

小赵说,我阻止不了。他好像说要到院子外面寻找东西。

我问小赵,他不会是在梦游吧?要是那样可就不好办了。咱们还不能惊醒了他,一旦他从梦游的环境中醒过来,可能会出事。

小赵说,不会是梦游。他当时说话还看着我来着呢。

我扭过身往窗外看,果然看到一个黑影子在龙爪槐树下走动,很像是个幽灵。我告诉小赵,到外面看看去。

穿过病区走廊,在路过一间病室时,我猛然感觉到了在门上那个窗口处,有个影子,我扭过头去看,发现一个人的脑袋正在窗口往我这个方向张望。我吓了一跳,走到窗前,是另外一个病人,我问他看什么?

我笑着对我说,我听到了有精灵的脚步。很像是我在梦中看到的吸血鬼。

我说,睡你的觉吧。

那个人说,看到是你李医生,我就放心了。

莫名其妙。我心里暗自嘟囔,因为心里有事,很快我就和护士小赵走过去了。出了大门,一阵风猛地吹过来,门在我们身后咣当一声,护士小赵紧走了几步跟着我,她低声对我说,李医生,我怎么觉得很恐怖啊。

我说,你是学医的,还能害怕什么鬼怪不成?再说了,也没这东西嘛。

护士说,我不是害怕那些传说中的妖精,而是我害怕现实中的人。人才是最可怕的。

外面小道上的路灯,在狂风下,突然在我们走到小路之时,灭了。周围一下子变的黢黑。如果在平时,走路能听到脚步声,而在这个时刻,我耳朵里都是风声,就连护士走在我身后,我都听不到脚步声。

护士紧挨着我站着,我感觉到了她心里是惊悚的,她对我说,刚才咱们在窗口还看到了郝金玉,怎么这会看不到了呢?

我们这个院子不小,有种曲径通幽的感觉。在院子靠墙的北面,种着很多竹子,此刻,竹子叶子在风的作用下,发出沙沙的响声,就像是有个人在急促走动似的。我在前,护士跟着我身后,我们两个沿着一条石头铺的路往深处走去。在小道两旁,种着两排半人高的冬青。正当我和护士往前走时,从冬青丛中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别往前走了,前面危险。

这声音带着警告的成分,我浑身一颤,护士被这声音吓得惊叫了一声。我赶忙转过身在黑暗中看着护士。

我问护士,你怎么了?

护士说,你刚才听到了吗?声音是从树丛传来的。好像就在那边。

护士碰了碰我胳膊,她的手向前伸着,指给我看声音传来的方向。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我没看到人影。我喊了声,郝金玉,你出来,你是在装什么神闹什么鬼?

忽然,护士惊恐地说,李医生,你看前面。

我顺着路面往前望去,突然看到了在冬青树丛中,竟然有一双闪亮的蓝眼睛,我也吓得往后倒退了两步。那双蓝眼睛在盯了我们一会后,突然一扭头消失了,在消失时,还传来了一声“喵”的叫声。我这才定了神,原来是猫啊。

护士伸出手拉住了我的衣服角。她对我说,李医生,咱们还是回去吧,我怎么感觉好可怕啊。

我淡淡地说,别怕,我们再往前看看,找到郝金玉再说。

就在我刚迈步,就听到了我身后传来了声音,李医生,我在你们身后呢。

护士小赵被吓得从我身后一下子窜到了我前面。我转过身,我身后果然站着一个人,他脸上贴着几片黑东西。这个黑夜,虽然没路灯了,可月光很明亮,借着月光,我看到了一张极为恐怖的脸。我用手挡住小赵往后退。

镇定了片刻,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就是郝金玉。这家伙,简直把我气坏了。走到了他跟前,我伸手把他脸上那几片黑东西扒拉掉,很生气地说,郝金玉,你大黑天不睡觉,跑到外面吓人,你想干什么?

我又对护士说,小赵,咱们把他拽回去,给他打镇静剂,让他镇静镇静。

一切都办完了,护士小赵来到了我办公室,小手拍着心口说,李医生,这个郝金玉太恐怖了,我怎么觉得他很有些古怪啊。

我问小赵,其他护士都休息了吗?

护士小赵告诉我说,都休息了。今天晚上是她值班。因为碰到了刚才的事,坐在值班窗口前,她有些害怕,所以就到我这里来了。

我们这个科室住院的人,一般没有什么紧急要处理的,不像有些科室,住着的有重病号,精神科住的人,没有亢奋的,基本就没事了。

我喝了点茶水,问护士小赵,你以前碰到过什么可怕的事情没有?

小赵拧着眉想了想说,还真没碰到过。李医生,你碰到过没有?

我说,我还真碰到过,那是我在医科大学期间。你想不想听?

小赵说,恐怖不恐怖?要是太恐怖了,你可千万别讲出来,我会吓死的。我胆可小了。

我笑着说,要说不恐怖吧,也恐怖,要说恐怖,其实也没什么。

小赵的手支撑在桌上,下巴放在手掌心中对我说,李医生,你快讲给我听听。

我说,小赵,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别听了晚上做噩梦。我开始讲述了。那是我在医科大时,因为那个时候,我一心想着学好医学,所以我平时对所学的东西,都要在教授教学后,再重新复习一次。

有一天,我们教授讲的是解剖,那天,站在一具尸体前,我感觉到了什么是死亡,什么是恐怖。解剖完,我们学生都走了。就在这天傍晚,我对人体某个器官有些不熟悉,想着到解剖室,再去看看标本。

我们解剖室是在三楼顶层,是单独一个平方很大的房子。本来,我是有些害怕,走到了那层楼,我心情突然释怀了,不再惧怕那些尸体了。当我快到了门口时,突然就发现那扇门,竟然缓慢地打开了。这层楼都没人了,怎么门会自己被打开了呢?我一下子惊呆了。我恐惧地盯着那扇开了的门,就在这时候,更加惊悚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了从门里伸出一只脚,这是一只没穿鞋的脚。脚上的皮肤,是我上课时所熟悉的,那一刀,正是我给切割了的。

我把事情讲到了这里,我看了小赵一眼,发现她坐直了身体,紧张地盯着我。

我问小赵,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小赵问,你看到了什么?不会是看到了那具尸体活过来了吧?

我继续说,我看到了一具骷髅探出了头,正在对着我笑。

说完,我猛地咳嗽了声,小赵吓得一声“哇”。镇定了后问我,是真的假的。

我说,等我醒来,我发现这是个梦。

我笑着对小赵说,你回去值班吧,不要相信什么鬼神之类的,那些都是自己吓自己的。

小赵站起身对我说了声,讨厌。

拿出郝金玉的病例记录,我发现了他竟然还是大学生,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就辞职了。郝金玉不到三十岁,鼻子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从表面上看,是个挺文质彬彬的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得了这种妄想症的。我猜想,这里一定有原因。

前两天,有些护士就向我反映说,郝金玉总是半夜到外面去走动,像是要寻找到什么东西似的。我想他究竟是在寻找什么呢?我决定再观察郝金玉几天,看他到底有什么行为。经过几天观察,我发现郝金玉总是在天黑之后才出去,从这点,我猜想,他那些古怪行为,一定和某个夜晚有关。看来,光是让他吃药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还需要进行心理疏导。

几天后,我把郝金玉叫到我办公室,郝金玉进来显得很镇静。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那副眼镜。

我伸出手示意让他坐下。

郝金玉问我,李医生,你找我有事?

我说我想和你谈谈,就谈你这些天来的行为。

郝金玉想了想问我,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多维度空间?你一定学过拉康精神分析学,他那些实在界,和符号界等这些理论吧。

我说,你平时也看这些书?你想从书中找到什么?拉康的理论,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也是一个哲学概念。我问问你,实在界你是怎么理解的?

须臾,郝金玉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无的实在界。我们人类就是在用符号界来界定了这些无,我相信你也知道,语言和文字是一种能改变我们自己的病毒。它改写了我们的大脑回路。所以我们才有可能出现反常现象。

郝金玉的逻辑思维很清晰,我听着他讲述,定定地看着他眼睛。从他眼睛里,我似乎读出了某种情感和纠结、迷茫、压力和困惑。

经过几天心理疏导,郝金玉终于答应向我说出他心里一直以来无法释怀的事情。

这是个阴沉沉的下午,郝金玉坐在我对面,他告诉我说,越是这样阴沉沉的天气,他内心越是有压力。这种压力正是来自那次他们探险进山的经历。

我问郝金玉,我能录音下来吗?

郝金玉说,当然可以了。你是医生嘛,等你了解了我的经历之后,就能做出某种判断了。兴许能解开我心里的那些疙瘩。

下面就是郝金玉的录音:

怎么说呢?还是从我大学期间的一件事开始讲起吧。

在学校,我是探险爱好者,我和同伴同学崔云、女同学杨洋等,我们几个在一个假期,商量了,到神龙山去做一次探险。探险起因,是因为一块红色玛瑙石。

有一次,我下铺崔云同学躺在床上,他拿出一块红色玛瑙,伸出手来让我看。他对我说,你知道这块玛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吗?

那块玛瑙很特别,比较大,红色透着晶亮,从玛瑙体内,还能看到一些类似动物化石的成分。他对我说,这块玛瑙很贵重。贵重就在它内部那些化石成分。

我问他是怎么得到的。他告诉我说,是上个假期,他和几个同学回家,路过神龙山,在一条清澈的小溪中发现的。他们那次没有进山,而是站在山巅张望了远处山峦。他还拿出张照片让我看,从照片上,果然看到了远处风景秀丽。

郑州癫痫病治疗的医院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
北京看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