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用什么撸管 >> 正文

【丁香】幻爱·长恨(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冬日开始,在夏日离散!

一、

我敢说,幻爱城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堡!只有它在冬季会下一整季的雪,只有它一年四季都结着厚厚的冰。你看,透明的冰棱挂在房檐上,像少女耳朵上的耳坠,透出晶莹的美!云海深处一片白。白的天,白的地,白的你和幻雪城是一样的美,也是一样的的冰冷。整个城堡着了一袭厚厚的白袍!

尽管温暖的炉火映红我苍白的脸,却始终映不暖我冷却的心。我卧在床上听雪落的声音。窗外漂满银白的雪!

婆婆说,离雪,你的脸是幻爱城中最精致的面孔,更是幻雪城中无人能比及的!

可那有什么用,我看不到,雪释更看不到!

离月说,离雪,你在幻雪城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想,只要学会遗忘,忘记雪释,你的眼睛就可以康复,你就可以回到幻爱城,回到父王身边,肆意的撒娇和耍赖!

离月说这话的时候正是幻雪的夏日,窗外雪片飞扬,簌簌的落雪震的耳膜生痛,仿佛听到雪释的脚步走进我的心中,就像我在幻爱遇见雪释的那天般心突突的跳!

可120年过去了,我还是会无意识的触摸到枕下那绵薄的卷纸。那副叫“雪离”的画是雪心一百多年前在幻爱城为我和雪释留下的爱情见证。

雪心和我同岁,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幻爱城里最好的画师。父王的寝宫只摆放雪心的画,除了我任何人不可触摸,连母后也不可以。

幻爱城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堡,我有疼爱我的父王,我有宠爱我的雪释,我还有最知心的朋友雪心。可是这古老的幻爱城被邪恶的巫师下了恶毒的诅咒。城里不能有爱,如果谁爱上了别人,他的眼睛就会失明。所以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雪释,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不到美丽的幻爱城,也看不到英俊迷醉的雪释了!

幻爱城里最美丽的公主离雪成为了瞎子!她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废人一个!

我真的什么也看不到了。我的世界从此一片黑暗。我唯一能看到的只有这指尖能触摸到的卷纸——绵薄的白纸上,洁白的樱花林里有一位身着黑袍的俊朗男子温柔的给一位俊秀的女子披上黑色的风衣,有风卷起他们绵长、雪白的秀发。

他黄色的眼球里写满是温情,她紫色的眸子里载满了柔情!

这是雪心给我留下的最好的礼物,也是我这120年视为生命的唯一。雪心自从画下这幅画后便毁掉画笔,不闻画事。她说,离雪,我这一生不会再画出如这般空灵绝美的画了,你要好好珍惜。

所以,120年过去了,当触摸已经变成一种习惯,我始终不明白,我是在眷念这画中的人还是在怀念作画的人。

我的眼睛始终没有康复。除了雪心留下的那副画,我看不到任何东西。婆婆说,离雪,不要再留恋那些事物了,我帮你收起一切,只要遗忘了,你就可以看到幻雪帝国冬天的雪,你就可以见到你父王了。

这些我都知道。自从结识雪释,从小怕雪的我便渴望看雪。10岁时我见过幻雪城的雪,那是22年来唯一被我称之为美的天气。那场雪精灵可爱,如当日我和雪释在樱花林里漫天飞舞的樱花般空灵绝美。我更渴望见到父王。我理解他决绝的把我送到哥哥离月的幻雪城的无奈和悲哀。所以我依然爱我的父王!

可我离不开这幅画,我不后悔,纵使一生如此这般我也不后悔。除了这副画我的世界是一片黑暗。但我一样的无悔!

爱岂容后悔?

婆婆曾经偷偷的把“雪离”换掉。当我触摸到它的时候,我的心有着撕心裂肺的痛。我的眼睛开始不可抑制的流血。绛紫色的血染花我苍白的发和洁白的袍。比我往日的眼泪还多。婆婆吓坏了,惊叫着一路狂奔,取回丢弃的画,递到我的手中。我的指尖一触摸到那温暖的绵薄,仿佛雪释又在寒冷的季节为我披上厚实的风衣。侵了一身,一脸的血即刻便止住了。

从此婆婆再也不敢打‘雪离’的注意,也取消了离月想要毁之的念头。

二、

我知道幻爱城的男女是不能相爱的。我知道那邪恶的巫师给我们美丽的幻爱诚下了恶毒的诅咒。我从小都知道的。但是,我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么?我能阻止自己爱上雪释么?

遇到雪释的时候,我22岁。一个风华正茂,一个英俊洒脱。我们渴望爱情!我们遇见了爱情!

我是幻爱城中唯一的公主。集所有财富与荣耀与一身。我有成箱成堆的珠宝。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我有前呼后拥的奴仆,可是我不快乐。宫中的每个人都是冰冷的虚伪,脸上挂着献媚的笑,口中飘着奉承的话,我不相信他们每个人,除了父王和婆婆。

婆婆说,离雪,你是幻爱城中最美的女人,更是幻雪城里无人能比及的。

我信,因为我可以从任何一个人的眼睛中扑捉到那惊羡的眼神。

可是我还是不快乐。

我病了。

父王派了医师来看我。他却因为国事缠身不能过来。我心中的冰凉已经冻结,再也无任何人可以触及。

我仰卧在床上阅读。我喜欢以这样的姿势看书。在宫中除了雪心,书是我唯一的朋友。炉火映红我苍白的脸,窗外飘着银白的雪。这个季节和幻爱城的每一个冬天一样在放肆飞雪。这样的雪景我本该雀跃才对。可我却没有走动的欲望。我只觉得幻爱城的冬天异常的寒冷,尤其在下雪的时候。

父王派的医师到来之时,我正在专注的看书。良久之后,我才感觉到旁边垂立着一个人。抬起头,一双深邃的眼睛首先映入的眼帘。那双眼仿佛可以洞穿我内心所有的寂寞。那张脸是如何的俊美和震撼着我的心,那一身挺拔威武的黑色风衣永远定格在我的心底。使我这一百年多年还是不能遗忘。

我的心如受惊的小兔乱撞。

他神色沉稳的看着我,没有一丝怯懦,没有一丝献媚。他说,离雪公主,我是宫中的雪释医师,奉了我王之命前来探望!

我淡然一笑。除了父王和雪心,我的笑吝啬到不肯施舍给任何人。

我没有给这样一个惊扰我书梦的人治罪,从容的伸出手给他把脉。我看到他同样苍白的皮肤下细紫的血在静静的流淌。他有着幻爱城中所有人都有的紫色血脉和所有人都没有的英俊!

雪释说我并无大碍,只是缺少走动。他没给我开药,只是劝告我不要经常仰卧在床上看书,空暇的时候走动到城中看那些美丽的风景,呼吸些静谧而新鲜的空气,休息些时日,心情开朗些便可逐渐安好。

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离雪公主,外面的雪好大,我陪你去看雪吧!

我有一丝愠怒,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请求。随即很快就平复了。

我摇摇头。他不知道的,我最怕在幻爱城中看到那些飞扬的雪景,虽然很美,但不知道为何会感觉那些飘扬在空中的雪花就像我逝去的年华般一落千丈。我是知道幻爱城中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活至千岁,幻爱城中的男女从一出生便拥有这绵长雪白的发。可我还是怕自己一人就这样孤独的老去,就这样像雪花般落入脚底。

那之后,雪释每隔几日便过来看我。我依旧时常躺在在床上看书。他只是偶尔和我聊几句,便匆匆离去。临走前,他总是说着同样的一句话,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每次都摇摇头。

雪还是在不停的下。一季的雪给幻爱城裹了厚厚的一袭白袍。这个时候我居然会想起雪释,想念雪释对我说,离雪公主,陪我去看雪吧!

没有人可以要我陪,除了父王。只有我命令和邀请别人。而那个男人却对我说,离雪,陪我出去走走。

我没有治他的罪,而且想念他!

雪释再一次邀请我的时候,我终于对他点了头。

他黄色的眼睛里折射出熠熠的金光,像钻石般耀眼。我的嘴角居然会不由自主的跷起。

这是二十二年来我对陌生人的第二次笑。

雪释说,离雪,我们去樱花林看樱花吧,我知道你怕雪。

我有点惊讶,他从那里知道了这个。很温暖,也很感动。这是比父王送我几堆珠宝更珍贵的礼物。我居然没有在意他只呼我的名字,任由他牵了我的手滑落纷飞的大雪中。

漫天飞雪笼罩着整个幻爱城,我踏着雪释的脚印在雪心的扶伴下穿行。这是22年来,我第一次置身这样的雪城。没有恐惧,没有寒冷,我踏着雪释的脚印轻盈。居然发现,原来雪是这般的迷人。这样成群结队的精灵调皮的撩动我的心绪。白的城,白的袍,黑的衣,黄的眼,幻爱森林里每一草每一木都是这般精灵可爱。

我第一次去感受这幻爱城里的一切。

穿过森林,便是樱花林。

除了樱花林,幻爱城里每个角落都在落雪。

很奇特。在幻爱城的冬天,樱花林里樱花怒放。是不是雪儿也知道赛不过樱花的美,所以才远远的躲开,不敢骚扰这别具一番风韵的景致。

风起的时候,吹落满树樱花,散落的樱花洒落在我飞扬的发端,飘在鼻尖,落如掌心。我第一次用心感知这个世界,关于落雪,关于落樱都是自然界的一种生态美,无论花开,无论花谢,不管人留还是人走,只要我们存在,只要用心感受,过程都是美的。何必由我杞人忧天。

我不再怕雪。

落雪融化,一丝寒冷爬上心头。凛冽的风卷起我数丈白发,我在樱花林随着樱花颤抖。突然,肩头一暖,一双手围来。是雪释解了风衣披与我身。白茫茫的天地间,一丝黑点,一份温暖从一头系向另一端。

于是有了“雪离”。

当雪心把这幅画交给我的时候,她说,离雪,我这一生都不会再画出这般空灵绝美的画了,你要好好珍惜!

所以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不仅仅是因为它是雪心的绝笔,也因为它有雪释,它有温情!

我为它取名叫“雪离”,而我叫离雪!

当我在一次次抚摸“雪离”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点点在暗下去,我的世界也在一点点往下沉。我想起了那邪恶的诅咒。但是我居然可以变的如此安然!

我的眼睛终于看不见了。当我知道无可救药爱上雪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看不见。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爱他。

父王知道我失明的事情后暴跳如雷。他把雪释投进了大牢。他一改往日的和善,狠狠的训斥着我。在我一次次不知悔改的梗起脖子时,父王举过自己头顶的手掌却不忍落下落下。最后他只有无力的妥协,颓废的垂下手臂。

父王无奈下执意要把我送去离月哥哥的幻雪城。他以为距离可以使人淡忘一切,他以为分开便可以不再想念。我反抗,我哀求,我赌气,却未曾动摇父王做出的决定。我只有选择离去。我用宝剑在左手的动脉割下长长的伤口。紫色血液流下来的时候,只有麻木的感觉。父王居然可以轻而易举的用幻术救回了我,他把一朵紫色的雪花植入到我的体内,这样,他就能够监控着我的一切行踪,也可以感应到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我心痛的麻木!

最后的妥协是父王答应放了雪释,而我要心甘情愿的去幻雪城治愈。我同意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所爱的人少些痛苦。

放弃是爱的另一种表现!

我走的时候,雪释没来送我。他让雪心带话过来。他说,离雪,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要忘记我。我希望你康复。我希望你永远的快乐!

三、

幻雪城和幻爱城是一样的冰凉。幻雪城和幻爱城是一样的四季皆冰。幻爱的雪是在冬天落起,而幻雪的雪是在夏季飞扬。

我到幻雪城中的时候是夏季。漫天的大雪飘落在我的发梢,落在我的鼻尖。我没披蓑衣就这样感受着落雪的丝丝声。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可我却能感觉到落雪的无奈和芳华尽逝!

我想起一句话,明明知道只有一夜的风景,明明知道千里方圆都无人烟,明明知道无论花开花谢都是一场寂寞的演出,却仍愿意来演好这一生。

因为我们存在!我愿意,我爱雪释,所以我情愿就这样看不见一辈子!

父王留下唯一的一句话。他说,离雪,你在这里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想,你只要学会遗忘,忘了雪释,你的眼睛就会康复,你就可以回到幻爱城。

可120年过去了,我的眼睛还没有康复,我的指间还会习惯的触摸“雪离”。父王也许已经遗忘了我,他不再来看我,只有年迈的婆婆陪伴在我的左右,只有婆婆在我寂寞的时候读书给我听。连离月哥哥也有几十年没来看望我了,也许他也遗忘了。

可我怎么也忘记不掉父王,忘记不掉离月哥哥,忘记不掉雪心,更忘记不掉雪释。

我的心在100多年的痛苦煎熬下变的异常平静与安详。春天听虫鸣,夏天听落雪,秋天听花开,冬天听风吟。我用心聆听幻雪城里的一切,我用耳朵看这个世界的所有美好。

可我还是这样的无助与寂寞!

又是一个落雪的日子。雪心居然来到幻雪城探望我。

我很高兴。不过,经过多年的锤炼,我平和的心已经不会再有太多的起伏。

雪心一眼就看到我枕下的离雪。我能感觉雪心有一丝怏怏的不快。我不明白为何!

雪心说,离雪,这副画已经破了呢!

是啊,经过百年的抚摸,又有几副画可以经得起我这芊芊玉指的垂青呢?

我歉意的笑。都怪我没有好好珍惜!

离雪,我是说这副画该丢掉了!

我知道的,有的事物本该遗忘,有些过往必须释然,不必苦苦眷念,苦了自己害了别人,又无人可以理解。可是,可是……

离雪,雪释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结婚生子,何必这般痴心遐想独自幻爱!

我的心有一种沉下去的绝望。这一百多年的锤炼,我的七情六欲早已经被岁月打磨的平滑无痕,为何苦守的这份爱只是一份幻觉,或者只是我一人的独角戏。我早该料到是如此一种局面,只是接受的时候还是不够坦然!

眼角有一股泪涌出,滴落到“雪离”中的黑风衣上。那坨黑混着眼泪四处流窜,浸染了雪白的画面,把雪释和离雪俊俏的脸涂成黑黑一片。我的心开始抽蓄的痛。眼泪变成血泪。不可抑制。

我的头开始眩晕,身体剧烈抖动。在我倒下去之前,我听到雪心在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我听到父王说,离雪,你一定要遗忘,你一定要忘记雪释,只要忘记了,你就会幸福,你就会重见光明。

我还听到雪释说,离雪,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要忘记我……

重庆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强
石家庄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可以用药物治疗好吗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