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月经推迟了天 >> 正文

【看点】坎子山的天空(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山挂云,云飘山,鄂西北边陲坎子山。山中多黑石,林立矗云天;风吹石头鸣,朝拜神龟山;神龟山,真灵验,风调雨顺佑山民;羊儿肥,牛儿壮,生机勃勃新气象……

这是一曲坎子山小调,是坎子山山民唱了千百年的歌,百唱不厌。他们乐唱,寄托着千年不变的期望。歌词新着时间的变迁可随时更改,永远不变的是那曲调。曲调的旋律里润生着恶劣、勤劳、贫穷、落后及希望。他们永远对生活有着美好的憧憬、向往与追求及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秦巴山脉绵延几千里,延绵到秦楚咽喉之地——坎子山。

坎子山只有巴掌大个地方,山高峻拔,山石林立,山体属于喀斯特地貌,全村范围内没有一条河流,石漠化程度高,满山的石头,就算下雨也存不住。常年山风凛冽,特别是三九寒天,北风呼呼地吹,吹得山石凄厉地叫着,令人心怵,有些山石冻破裂了,山民们蹴在家里,不敢出门。由于地处高山,土地贫瘠,整个村庄的土地都是那种沙石土,亩产量低,一年四季收不了几粒粮食,山民们的肚子瘪瘪的。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他们住的是茅草房,有几次刮“鬼风”,旋掉了几个山民们的屋顶,他们只好拖儿带母住进了山洞。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山民们从未屈服、退缩,他们依然生活在高山上,繁衍生息,人丁兴旺。春暖花开之时,他们又唱起这首千年唱不完、也唱不厌的歌,劳作在贫瘠的土地上,个个满脸汗滴,汗滴到绿油油的禾苗上,浇灌着明天的希望。

山子就出生这个鬼不下蛋、鸟不拉屎的穷地方。他不知道啥叫“一穷二白”,每天在山上窜来窜去,无忧无虑。家里有一头老黄牛,他给它取了个顺口的名字——阿黄。他每天就坐在阿黄的厚实的脊背上,唱着这首只有坎子山的乡亲们会唱的歌。他的嗓门就是一只破铁盆子,敲不出雄厚的音,尽管不着调,但他还是乐呵呵地唱着,和着阿黄的哞哞声,倒成了高山上的天籁。

山子的小脑袋上戴着阿爹留下来的那顶红军帽,帽子边沿宽大,套在脑袋上总爱掉落。他就找出阿娘的针线包,把帽沿两边折叠了一段,合着自己脑袋的大小,一针一针地缝起来,缝得细密、结实,套在脑袋上,如坎子山矗在大地上般牢靠。帽子前沿上的五角星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那么耀眼,照得他的幼小的心里亮堂堂。他戴着红军帽在村子里疯跑,引得伙伴们投来羡慕的目光,都想戴一戴他的红军帽。特别是黑妮整天缠着他,摸一下就感到心满意足了。可他就是不给她摸,怕黑妮的脏手弄脏了他帽子上的红艳艳的五角星。每次黑妮伸手的时候,他都以最快的速度挡住了黑妮的手。

去去去,别摸,弄脏了五角星,你赔得起吗?

黑妮央求着,山子哥,我就摸一下,一下好吗?

一下都不行,一个女娃家的,戴啥红军帽?拿回你的脏手,否则我不客气了。

他拉开了架式,一副大打出手的样子。

黑妮只好收回了脏手。黑妮不甘心,回去后把手洗得白白净净的,鼓着腮帮说,山子哥,这回该行了吧?他伸出了她白白净净的双手。

洗净了也不行,我这红军帽是阿爹留下来的,珍贵得很,不是你想摸就能摸的。他回绝了黑妮。

人间的事儿就是那么奇怪,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黑妮戴不着山子的红军帽,饭不香茶不思的,晚上也睡不着。他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第二次,他趁阿娘上坡干活的空当,悄悄地打开了阿娘房间的箱子,从箱子底摸出了一个盒子,盒子装着阿娘珍藏了多年的宝贝,从没给外人看。他今天偷了阿娘的宝贝,准备与山子交换一下,戴戴山子哥的红军帽。

山子戴着红帽正在村子中央的香椿树林玩耍。黑妮悄悄地蹭到山子跟前,扯了扯山子的衣角。

山子哥,我有事儿找你。

山子见他怀里捧着个木盒子,像阿娘的首饰盒,黑妮,你拿婶子的首饰盒干吗?

这不是一般首饰盒,是我阿娘装宝贝的盒子。

这盒子有宝贝?金银财宝?或是夜明珠?一个木盒子拿来装宝贝?哄娃儿的吧。

山子呵呵地笑着。

真是宝贝,山子哥,我让你看看,你的红军帽给我戴十分钟。

山子摸了摸头上的红军帽,也行,一言为定。

山子哥,咱们买卖公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帽子给我戴上,你打开盒子。

山子拿过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木盒子,里面是一张鲜红的红纸。

黑妮,你哄我,这里面就是一张红纸,哪来的宝贝?

山子哥,那红纸就是宝贝,我阿娘说了,这是当年红军发的传单,有几十年了,她一直珍藏到现代。

山子听到红军两个字,心生激动,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折叠的红纸,生怕损坏,一行行黑字陷入他的眼睛:

红军是工人农民的军队,红军是苏维埃政府指挥的军队,红军是共产党人领导的军队。红军的基本主张是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分配给农民。工人增加工资,实行八小时工作制。驱逐帝国主义,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建立工人、农民管理政权的苏维埃政府。

红军里面的人,都是工人、农民、贫民、士兵出身,所以他们能代表穷人的利益。红军里面不要豪绅、地主、资本家当兵,因为他们是剥削压迫穷人的。红军里面是平等的,指挥员(军长、师长等)与士兵的关系,绝对没有像国民党军队的官长那样辱打士兵、克扣军饷的事情。总而言之,红军是代表群众利益的,国民党军队是代表地主资本家利益的。不过,国民党军队中的士兵也是穷人出身,所以红军欢迎国民党军队的士兵加入到红军中来。

红军与穷人关系特别亲。红军所到之地,欢迎群众谈话,欢迎群众开联席会。红军一到哪里,就没收土豪的粮食、东西,分配给穷人,帮助穷人免除一切捐税,不缴租,不还高利贷。

中国有红军已经八年了。现在中国的红军总计有八九十万人,活动在十几个省,大部分红军是在江西和四川。全国红军的总司令是朱德同志。

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政治部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日

山子念了一遍又一遍,并且熟记于心,写得多好啊,他读懂了,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为穷人谋幸福,是让穷人走上幸福生活的人民军队。为了多读几遍,他刻意让黑妮把他心爱的红军帽戴了半天,直到他熟记于心为止。

那年山子读四年级,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我的理想。他毫不犹豫地写下了他的理想是当一名为山上的乡亲们谋幸福的红军,老师要求写四百字,而他半个小时就写罢了,写了六百字,把“红军传单”的内容阐述得详细、生动。老师把他的作文当作范文让全班同学学习。为此,他很得意了一阵子,更加珍惜头上的红军帽。他把这篇作文念给阿娘听,阿娘听得热泪盈眶,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给他讲了阿爹与红军的故事。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北风呼呼地刮着,茅草房顶噼哩啪啦作响,要不是阿爹白天用草绳子把房顶加固了,否则今晚又被掀了。那时山子两岁半,只有模糊的记忆,跟阿娘睡一头,阿爹睡在脚头,一家人紧紧相拥取暖,对抗这高山上的寒冬。家是最温暖的。一家人在温暖的被窝里发着细微的鼾声,睡得很香甜。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猛烈的敲门声,然后又渐渐微弱下去,山子睡得正熟,没被敲门声惊醒。山子爹娘被惊醒了,一骨碌爬了起来,山子娘也爬了起来。山子爹开了门,扑通一声,一个背靠在大门上的人倒了进去。山子爹双手拦腰抱住了他,山子娘点燃煤油灯。微弱的灯光照亮了室内,来人是一个男人,魁伟、高大,衣服破烂,破烂的衣服渍着血迹,头上的帽子倒是新的,那颗红艳的五角星在微弱的灯光下格外耀眼、闪闪发光。这个男人是红军。

坎子山地处秦楚边陲,近些年闹兵、闹匪,枪声常出没在山中,一些白狗子、土匪常追击这些穿着破烂、戴着五角星帽的红军。前些日子,路过一队红军,他们替山上的穷人惩治了地主胡老财,把土地分给了山上的穷人,他们还帮助山民修房子、挑水、种地等,他们把山民当成了自己的爹娘,亲如鱼水。红军部队休整了短短几天时间,就与山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开拔时,山民们把赶做的草鞋、干粮送给了他们最亲的人,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红军。

山子爹身子一颤,山子娘脸色煞白,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皮靴声,不用猜就知道是白狗子,那皮靴踏地的声音就听出来了,得赶紧救下眼前的亲人。屋子就这么大,藏在屋里,白狗子,几下就可以搜出来,若藏到后山的山洞,但时间已经来不及。皮靴声越来越近了,已经逼近到他家屋外的小路上了,情况十分紧迫。该怎么办?山子爹急中生智,抱起男人,放在床上他睡的位置,盖好被子,然后示意山子娘迅速上床,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咣当一声,门被皮靴踢开了,一阵寒风袭了进来,十几个端枪的白狗子闯到了床前。山子爹迅速打开了窗子,一个闪身从窗子跃了出去。白狗子迅速反应过来,他们要抓的人逃走了,十几双皮靴只朝床上望了一眼,立即调转了方向,追了出去。

皮靴声跑远了,隐隐约约还听到了几声枪声。山子娘吓了一身冷汗,赶忙爬了起来,烧了盆热水,给床上的男人擦洗起来。不一会儿,男人苏醒过来了,下床跪谢,男人受了皮肉伤,又冷又饿,被白狗子追击,才晕了过去。男人谢过之后,说,妹子,白狗子还会来的,我得立即离开。山子娘哆哆嗦嗦地说,红军大哥,你还有伤,还是明天再走。男人说,不能这样,会连累你们一家人的。山子娘去厨房拿了些吃的,让红军大哥带上。男人再三感谢救命之恩,临走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红军帽留给了山子做个念想。

山子爹引开了白狗子,却没有再回这个家,山民们寻遍了整个坎子山,也没有找到他的踪影。久而久之,山子娘终于承认了一个事实:山子爹为了救红军大哥牺牲了。

山子听完阿爹的故事,他感动得泪流满面,阿爹高大的形象永远印在他的心间,阿爹就是为穷人谋幸福的红军,他为阿爹自豪。

黑妮并不黑,她有着白白的脸蛋和牙齿,脸蛋上常年有着两朵红云,红桃子一般,是坎子山上的风吹的,是典型的“高山红”。她叫黑妮,是因为她留着两条又黑又粗的马扎辫子,走起路来左右摆动,煞是好看。山子就叫她黑妮,她也不气,笑嘻嘻地说,黑妮好听,听着可爱、淘气,骨子里有一股野性。

世上的事儿不能有第一次,有了第一次,就免不了第二次,甚至很多次。黑妮戴了一次山子的红军帽,竟然戴上了瘾,天天早上起来甩着黑辫子跑到山子的屋前,吵着闹着要戴山子的红军帽,他就是不给她。她没得手,就缠着他的阿娘。

婶子,山子哥看我阿娘的宝贝,他的红军帽就该给我戴。

山子,把你的红军帽给黑妮戴一会儿。

不给,就是不给。山子嘟着嘴巴。

山子,你大些,应让着黑妮。

不给,就是不给。山子很坚决。

山子,做人做事都要讲道理,你答应黑妮看了她的宝贝就给她戴红军帽,男人说话干事儿,一口唾沫一枚钉。

阿娘的话说到山子心口了,大男人顶天立地,得说话算数,他猛然发现他上了黑妮丫头的套了。

黑妮伸着舌头,扮着鬼脸,伸出双手,等着他乖乖交出他的红军帽。

山子,你大些,是黑妮的哥,以后做啥事儿都要让着黑妮子。

山子极不情愿从头上摘下红军帽给黑妮妹子戴上了。

山子,我看这样,以后,你和黑妮妹子每人半天,你是哥,让着妹子,上午就由黑妮戴,下午你戴。

山子想争辩,可他碰到阿娘的目光后,就默认了,阿娘的目光里有着威严、和蔼、坚韧,阿爹不在了,阿娘既当爹又当娘,家里家外的活儿都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岁月的沧桑过早地侵蚀了她青春的容颜,脸上皱皱巴巴的,显现着无尽的艰辛。阿娘的话是对的。

谢谢你,婶子,也谢谢你,山子哥,我俩还得拉勾,我怕你反悔。

黑妮淘气地伸出了她白嫩的小手,呵呵地笑着。山子也只得伸出他的手,极不情愿地勾住了黑妮妹子的手。拉勾,上吊,五百年不许变。两人异口同声地叫着,稚气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了许久许久。山子看到阿娘笑了,笑得那么灿烂,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阿娘笑得那么开心。

山子和黑妮形影不离,他俩都成了彼此的影子,乡亲们见着了都笑着戏谑,这俩娃两小无猜啊。这话传到山子娘的耳朵里,她的脸上绽放着笑容。

那天,俩娃儿竟疯到了坎子山的禁地——神龟山。

山中多黑石,林立矗云天;风吹石头鸣,朝拜神龟山;神龟山,真灵验,风调雨顺佑山民……

坎子山海拔两千余米,在山顶黑石丛中凹出一方低洼地,山民叫它“天池”。天池里有着沃土,四周流着山上浸润而出的潺潺的溪流,云雾缭绕,池内拱起一巨大的黑石,山民称“神龟”。神龟匍匐在池内,龟头向东,龟尾向西,神形兼备,栩栩如生。龟头处有一处泉眼,日夜叮咚着清凉可口的山泉,由此泉眼带动,绕龟身一周有无数个泉眼,汇聚龟尾。龟尾灵动一摆,摆出一股清凉可口的山泉,有胳膊粗,倾泻而下,在阳光下银光闪闪。山民称它为“神水”,专供神龟享用。龟山就是神山,神龟是山民们心中永恒的图腾,每逢初一、十五,他们都烧纸钱放鞭炮磕头跪拜,祈求神龟庇佑、风调雨顺,虔诚至极,令人动容。也难怪,山之高,穷山恶水,这里是唯一的水源,是它们赖以生存的希望。山民自古约成俗成:神龟山是禁地,所有山民禁止入内,以免亵渎了神龟,招来灾难。

抽动症是癫痫病吗
湖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
揭阳癫痫病治疗技术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