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梦见被蛇咬流血 >> 正文

【菊韵小说】底线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2011年春节过后的第一个休息日,阳光明媚,天气和暖,湖里公园张灯结彩的年味还没有退尽。

叶立一手挽着艾香的手,一手提了个数码相机,来到湖里公园去年那个摆卖手动缝纫机摊位的地点,恳请一位游客为他们俩拍了一张合照,把此时此地的瞬间变成了永恒。

叶立是前年夏天来到一家电器公司搞技术的。不久就在公司里崭露头角。他对流水线上的几台机器设备进行了技改,降低了能源消耗,也提高了日产量。老总把他视为技术骨干,并给了他一笔奖金。他自己也觉得能在这家企业混下去,是自己不错的选择。

去年也是新春佳节后的第一个休息日,景色和现在的差不多,叶立一个人独自来这里玩。在这即使是冬天,也仍然是花常红、草常绿,既没有纷飞的雪花,也看不到飘飘的落叶的厦门,那时已是立春过后的节气了,更显得到处欣欣向荣,一片生机勃勃。虽然是他独自一人来这里玩,今天也觉得甚是宜人,甚是惬意!

这天,他先是绕湖边小道慢步走了一圈,看情侣们在湖里划船,往来穿梭,轻歌浅笑;看鱼群在水中游来游去,

摇头摆尾,快活自在,好不令人羡慕!回到大道上后,觉得意犹未尽,还想到小山坡上去看看风光。这时路边正好有一个摆摊的在推销一种手动缝纫机,那缝纫机和订书机的样式很相似。摊主人对围观者一边演示,一边说得天花乱坠,口沫横飞。叶立凑上前听了一会他的介绍,看着他的演示,觉得价钱不贵,又小巧玲珑,很是实用。上次就是上班时不小心,工作服被撕开了一条缝,自己从没摸过针头线脑,附近又没见到有补衣服的,很是难堪,他觉得买他一个,这衣服破了,就可以用它来自己缝补了。正想掏钱买时,不料背后一块石子打过来,痛得他哎哟一声。

他立即回头看看是谁这么恶作剧的,自己一向和谁都没冤没仇的,谁给自己开这玩笑?他没有料到的是一个年轻姑娘对着他笑。他一脸的困惑,他和她并不相识,为什么她对着自己笑?难道是她向自己抛来的石子?呵,如果抛来的是红绣球该多好,干吗用石子打我呢?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姑娘向他发话了:

“是不是我的手重了,把你给打痛了呢?”

“是你?你为什么打我?”叶立觉得莫明其妙,她怎么好端端地来撩拨他?

这时姑娘向他走来,指着前面那个人压低声音对他说:

“你的钱包被那人偷了,你赶快去追。”

他一摸,真的身上的钱包没了。他按照这位姑娘所指的方向看去,前面二三十步远的地方,一个半大男孩,正悠闲地往前走着,他有点疑惑那个半大男孩难道会做小偷?做了小偷还这么气定神闲呀?于是朝刚才那位姑娘用眼睛示意,想再证实一下是否就是那个人,姑娘朝他点点头。于是他向姑娘挥了一挥手,快步去追赶小偷。

他朝着那个半大男孩快步走去,那个男孩这时已拐过一个弯,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但他仍然加快脚步追赶到那个男孩前面,抓住这个男孩的手说:

“你还我钱包!”

那男孩气愤地说:“什么钱包?你大白天的遇到鬼了不是?”

叶立怒气冲天,死死抓住他的手说:“刚才你窃了我的钱包,还这么凶?快还我,不然我报警了!”

男孩对着叶立的脸就是一拳,并也厉声说道:

“你怎么没凭没据地冤枉好人?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你钱包丢了关我什么事,你平白无故地赖我,有什么证据!”

叶立眼快,用手挡开了他打来的拳,还是厉声地说:

“刚才你偷我的包,明明有人看见了,你还敢抵赖?你让我搜!”

男孩想挣脱被叶立抓住的手却挣不开,怕被他拉去报警,也怕吵吵嚷嚷被警察撞来,于是急于想让他放开自己,心虚而嘴硬地说:“你欺负我小孩,你先放开我,我把所在口袋翻你看,如果没有,你该怎么办?”

这时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男孩就一边翻口袋一边对着众人说:

“大家看到来,他血口喷人说我拿了他的钱包,我这就把所有口袋翻过来给他看,如果没有,大家帮我主持公道,教训他一顿!”

这时那个半大男孩把身上的口袋都翻个底朝天,并没有叶立的钱包,他正想叫大家帮他凑叶立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人来了,于是他立即掉头没命地往湖边跑走了。

原来他看到的是便衣警察,虽不是朝他走来,他却老鼠见到猫一样地害怕,因为这个小男孩是派出所挂了号的,无论哪个警察都一眼认得出他。他也认得所有的民警,所以看到警察他就心虚,得赶快遛走。

小男孩走了,旁边的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对叶立说:

“小偷都不止一个人单独作案的,他从你身上一拿到钱包,马上传给第二个人了,从他身上哪里能搜到你的钱包。今天这里是这么多人,不然他的同伙还会过来打你一顿呢,那你也就白挨一顿打了,他们会说你诬赖他,就是和他们到哪里去评理,你拿不到证据,也还是你输。”

叶立一听,恍然大悟,只能自认倒霉。他被偷的现金才300多元,可恨的是,包里还放着身份证和银联卡。这可怎么办?

他马上想到要去挂失,但他没有忘记要向那个姑娘说声道谢,可是当他回到刚才的地方时,那姑娘已不见踪影了。

2

当时叶立急于要找回钱包,好像没有仔细看清那个姑娘的面容,只对她有一个大概的感觉:眉清目秀。等到回头欲对她说声感谢的话时,她又不见了,因为急于要去挂失,也就没有时间到别处去找她。

事后,他常常在心里想起那位姑娘,甚至有时会胡思乱想起来:她看到有人偷他的钱包,如今这个年代,她完全可以不管闲事呀,难道她对自己有好感吗?她难道以前就认识自己?她到底有没有嫁人?怎样才能再见到她,和她联系?

叶立这段时间以来常为失恋的事而苦恼着,如果是天有意让那位姑娘来填补他情感的空白,那将是多么大的幸事!可为什么在匆匆一面之后又失之交臂呢?

叶立在交大读大二的时候,有一次在学校门口的人行道上,看到对面走过来的一个女生,被脚下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打了一个趔趄,一头撞在一根广告牌的立柱上,额上起了一个包,痛得她立即用手捂住那额头,还用家乡话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怎么今天这么倒霉呢,真悔气!”

叶立听到她这样说,就上前扶住她,并且也是用家乡话问:

“你也是武平人?很痛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那女生仰起头看他,个子不高,肤色略黑,衣着朴素,还带着几分土气。但一听他也是说的老家话,就感到有几分亲切,于是用武平话回答他说:

“有点痛,不碍事,原来你也是武平老乡吧,你在武平哪里?”

“是的,我是十方的,你呢,我听你的口音像是岩前的吧,对不对?”叶立说。

“正是,我是岩前的,你也是交大的?大几了?”那姑娘问。

叶立说:“大二,你是大一吧,不然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

那姑娘说:“没错,真没想到在这儿能遇上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后,有痛有泪都有老乡可以诉说了。”

“是呀,古人说,他乡遇故知是人生一大乐事,他乡能遇上老乡,更是亲切无比!你叫什么名?”

“陈小红,你呀?”

“我叫叶立。以后多联系。”

他们就这样在无意间相逢相识,因为是老乡,比一般同学多了一分乡情,多了一分亲近。

武平来的学生,大多是农村来的穷学生,因为穷,使得他们更加下定决心,坚定意志,努力改变他们的命运。他们没有条件和城市来的同学攀比,吃得很节省,穿得很朴素,他们都巴不得学到真本事,毕业以后,找个好工作,摆脱贫穷,改变命运。

叶立的成绩很好,凭他的感觉,同班的几位女同学都有垂青于他的意思,可是叶立看到她们都那么洋气,那么时髦,难免自卑心重,不敢和她们大胆交往。这下遇上了陈小红,都是农村来的穷学生,又看到小红长得明眸皓齿,姣小玲珑,十分可爱,就想追她。

小红在整个大上海也是举目无亲,虽然入学有段时间了,也还觉得人地生疏,这回遇上了叶立,也感到倍加亲切,于是也很愿意和叶立交往。因此他们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码,每个周末都相约一起去外面玩。

有次,叶立约小红去城隍庙看看,小红来上海不久,也不知道城隍庙座落在哪里,就问:

“我们家乡的俗话说,去城隍庙的人,不是烧香就是发誓,你还信迷信呀?”

叶立笑了起来说:“不是我信迷信,你是不知道,这上海的城隍庙不是一座孤零零的庙宇,那里是一处古色古香的建筑群,也是一个很大的小商品市场。我带你去玩,不是邀你去烧香,更不会叫你去发誓的。”

叶立带着她去,在一路上的闲谈中,叶立想套一套小红的口气,想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了。他说:

“我以前只在城隍庙的小商品市场逛过,没有进去过城隍庙里头,不知那里有没有求签的,如果有求签的,要不要趁便去求一个签,看看你的财运和婚运如何?”

小红说:“我从来不信迷信的,一切顺其自然吧。现在虽然很穷,我想等到大学毕业了,有工作有收入了,财运自然也就来了。”

“那婚姻呢?你的婚姻也是顺其自然吗?”叶立又问。

“婚姻的事,我还没有考虑过,也是顺其自然吧。”

叶立听她这么说,知道她还没有男朋友,但她说还没考虑过,那么自己追求她,她会不会拒绝呢,可不可以向她求爱?

3

叶立心想,时间能提供很多机会加深友情,异性间的友情到了足够深时就能转化为爱,这也符合自然科学中由量变到质变那样的规律,不管小红愿不愿意,和她以老乡的关系加强联络,她说顺其自然就顺其自然吧。尽管没有把握,决不放弃这个希望。

于是叶立只要有空,就常常主动邀小红到这到那玩,他以大哥哥、老上海的身份,只要自己去过,小红还没去过的地方,就为她当导游。

小红是学计算机的,初次学二进制的课程时,她对于二进制的概念觉得很不好理解。有次在和叶立一同散步的时候,和叶立说起这事,叶立说:

“那是因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习惯了十进制,就觉得二进制很陌生。你有没注意到,一个星期是7天,到了第8天我们会自然说是星期一了,这可以看成为星期是七进制。还有我们的钟表走一圈是12个小时,就是12进制,因为我们都习以为常了,所以不感到陌生。这计算机的二进制虽然复杂得多,只要你进入了那种境界,也就不难适应了。”

小红被他一说,觉得真有道理,自己老是习惯了十进制的运算,就觉得二进制很不好学。她还想起有次叶立对她说的,关于外语语法的事情。他说,初学外语的时候,很多人老是用汉语的语法习惯去看待外语语法,觉得它不合理,不好理解,明明我们中国话叫张先生的,为什么外国人偏要反过来叫先生张呢,假如我们从小就生长在外国,没有学过汉语,那对于先生张的叫法就一点不觉得别扭。这就是因为我们学外语的时候,没有进入外国人的那种境界的原因,现在这二进制的学习也是这样的,自己如果没有进入那种境界,用那种思维方法去理解,就觉得很不习惯。由此,她觉得叶立的聪明才智和思想方法都很值得欣赏。

有一次,小红乘公交车时,遇到扒手了,身上的100多元被扒空,这时距家中给她寄钱还要一段时间,几张餐票用完以后接下去就生活无着了。她愁眉苦脸的神色被叶立看到,叶立问她干吗那样,小红说:

“倒霉死了,我身上的钱被扒手扒光了,这日子都没法过了,班上的同学都还不怎么熟悉,我又不好意思开口向同学借钱,这可怎么办?”

“不要急,我帮你想办法。我们先凑合着用吧。就是要借钱,我也有要好的同学,比起你会容易得多。”

于是叶立从自己身上先掏了100元给她,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小红自然很感激他。

小红觉得叶立不单单是老乡,又是那么的聪明睿智,还很有义气,是个很可信赖和依靠的人,对他越来越有好感。

不知不觉间快过去一年了,叶立都上大三了,他觉得和小红相处得很不错,有一天他找到小红的时候,对小红说:

“我想送你一台笔记本电脑。”

小红一听觉得是不是他开玩笑,或者是吃错了药在说胡话,她知道叶立也是农村来的穷学生,平时生活都很节俭的,每次和他外出去玩,如果需要在外面就餐,都只到大排档将就一下,现在怎么这么大方,要送笔记本电脑给自己?笔记本电脑,少说也要四、五千块呀。于是她问他:

“你什么时候拣到金子啦,或者是不是你买了体彩中了大奖?”

叶立听他这么一说,知道她似乎在嘲笑自己穷。于是对她实说:

“你知道我和你都是农村来的穷学生,但是难道非要中了体彩才能买得起笔记本吗?我对你说过,我爸在集上开了一间小杂货店,以前因为盖房子还欠下了一些债,可是现在债务已还清了,爸妈供给我生活费已没有困难了。所以我就想把我这次得来的奖学金,买台笔记本送你。”

“奖学金?哇,你好了不起呢,”小红用羡慕的眼光盯着叶立,“现在电脑对于我们真是太有用了,你先留着自己用吧。”

癫痫病是否能被治愈
癫痫是否隔代遗
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