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影黛姿潇湘月 >> 正文

【柳岸】我网聊的友人(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我是妇女之友

我是90的男生,这个年纪是谈恋爱的最佳时光,甚至可以结婚,可以生孩子,最差的也该有个女朋友处处吧。可这些我统统都没有。我的婚恋现状是我父母整日最为唠叨和烦心的事情,也是他们夫妻俩个经常吵嘴干架的燃爆点。

爸妈在老家,我在A城一家医疗器械上班。A城和老家相距不到五十公里的距离。我亲爱的老爸老妈便在老家给我罗列了一系列的相亲女孩子。老爸老妈不想那么多,只要是单身女孩,和我岁数相仿,不管这个女孩在哪个城市,哪个乡,他们都非常积极地希望我能留下女孩子的联系方式,不加选择地要我加女孩子的微信聊天。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聊聊便能聊出个儿媳妇来,这就是我老爸老妈的终极愿望。

如此这般那般的加微信,我有了一打的聊天女友,仅限于聊天而已,不过聊天有时也是一项不折不扣的技术活儿。日新月异,我患上一种特异质的毛病,喜欢虚拟地聊天,不去做实质性的见面。可我的聊天女友们个个都是有特色的,我甚至忘了她们的真实姓氏,她们是我的朋友们,我的聊天女友们。我是妇女之友。

为分门别类,我把我的聊天女友加以标记,但绝没有不尊重的意思,一点都没有。我只觉得这是一个很温柔很有趣的闲暇娱乐方式。或许我的聊天女友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二、形象设计者

我很幸运,我正式开张的第一位网聊女友乃是一位形象设计者,听着就让人有心潮澎湃之感。我的形象将要就地提升一大截啦!这个网聊女友在老家的一个镇上开间理发店,用当下的命名法当然就是位形象设计者,我没有欺骗夸大之嫌。

今年我回家过年时,我老爸要我到镇上的一家理发店相亲。老爸说在家门口找儿媳妇踏实,知根知底的。形象设计者成了我相亲史的第一个网聊女友。没有人给予我们过多的干涉,关心我的人都说,你们在网上聊聊,聊得好就办事。我的神啊,办事的日程他们都替我周全了,我的亲朋好友们,他们的心真切啊!

我是直接到设计者的店里去,假装成要理发的样子。然后跑来了一个既认识我,也认识我老爸,还认识设计者的三方面共同的熟人,过程和礼节都很简单。我和设计者认识的顺理成章,熟人做事风风火火的,他不管前后地带着命令的口气要我们互加微信,他盯着,看到我们顺利地成为微信好友,随后又风风火火地离开,任由我独自一人在设计者的店里飘零。

过年时节里,是形象设计者最为繁忙的时候。我靠在店里的一张半旧不新的沙发里,估计设计者这会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形象设计者的微信头像是个背影姑娘,一头柔顺的长发洒在背后。估计设计者的用意是在推广她的洗发水。我迅速地点开她的空间,不是说了吗,要想了解一个人,首先的切入点是点开她的朋友圈看看,她都发了哪些说说,还会有自拍照和生活照,虽然说现在的照片都是骗人的把戏,可或多或少能看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来,从而可以推敲出这个人的爱好个性,属于宅家型的,游山玩水型的,败家型的,持家型的,婉约型的,粗犷型的……推敲推敲,琢磨琢磨,也蛮有味道的。呵呵!设计者还有一个身份——微商。她在卖洗护产品,有推广产品的,有产品促销的……

她的空间充斥着职业味,隔三岔五地会隆重推荐她的洗护产品。微商女,“左手微商,右手爱情家庭,日赚万元”的成功微商啊。我觉得自己HOTE不住这样一个有着经济头脑风暴的姑娘。她的空间没有设置朋友只能看近三天,或十条信息的权限,可以从头拉到尾,随你看个够。我一年到头很少发朋友圈,最多只有两三次,个人情怀绝对不会在朋友圈里面泄漏的。设计者的空间我顺顺畅畅地溜达着,越溜达我的兴趣越是下降,我对设计者已经没有想要继续探究下去的愿望。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设计者没有要停下来的节奏。我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设计者,她那款发型,头发有三种颜色,黑、黄、红。我理解这样的装点,可能是行业上的需要;也许她的这种发式是为店里做广告的。要不做我的女朋友,我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接受,还可以冠名堂皇地说漂亮,说好看,很有现代潮流感。可她是相亲对象,那就不同了,我就得有一定的标尺,我不喜欢如此花里胡哨的发色。形象设计者的脸挤兑着一双眼睛亮亮的,眼睛在胖胖的脸上闪闪发光,手持利剪咔咔作响。

刚开始,互为好友的前三天,不知道为什么,设计者有时冷不丁地冒出来找我说话,一大早的“在吗?”简简单单,明明了了的。到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我点开手机看到信息,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礼貌性地回答她:一直在忙,没有看到信息。这时,设计者也不再理我了,我猜想她此时也许正忙着给顾客打理头发,没有空闲来搭理我。我们总是不在一个平台上。

三天之后,火焰燃尽。我们彼此留着,不动声色地各自在对方的朋友圈里站队。

我想,我是不是设计者多也不多,少也不少的一个网络男朋友,她无所谓多一个少一个我。

形象设计者,我给她命名为一号网聊女友,从此作别,不再网聊。她发在朋友圈里的产品,偶尔我也会动动手指点个赞,以尽点相识之薄责。

三、护士小姐姐

老爸得知我和形象设计者没有合上缘,他便心急火燎地给我介绍个护士小姐姐。护士,好啊,我自己是在医疗器械公司上班,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我们算是同道中人。

护士小姐姐是我大姨村子里的一个姑娘。她在B城一家医院上班,和我A城相距三百多公里。老爸说是大姨介绍的姑娘,肯定本分。大姨是看着护士小姐姐长大的,错不了。老爸强烈要求我去大姨家一趟,让我送给姑娘及家人过过目,审查审查,看能不能初审合格。

我到大姨家一落脚,大姨赶紧替我整整衣领,梳理梳理我密密扎扎的头发,我本就是个阳光的小伙子。“大姨,我不用刻意收拾,以本真的面目出现,也是很上镜头的!”“你吹,你吹,你这么胖,也不减减肥!”大姨笑嘻嘻地教训我。“大姨,我不靠身材,我靠颜值去征服。”我嬉笑着。“一会我打电话给姑娘,让她们来看看你。”“嗯,大姨,你和她家只有200米的距离,你直接去人家叫,不就行了吗?”“不走路,打个电话省事。”大姨固执地说。我的大姨,她改用现代工具了,懒得跑腿,打个电话便捷。

护士小姐姐和她妈妈一起来了。一进大姨家的门,护士小姐姐用很专业的眼光把我上下打量一番,我礼貌地给她们端水让坐,她妈妈很善意的和我说上几句话,什么话,我已经忘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和大姨在闲扯。护士小姐姐很快就盯着手机,手指不停地滑动着。不一会她们起身要告辞了,在这万分关键的时刻,我的大姨开口了:“小平,你和我大姨侄子加个微信吧,你们年轻人自己去聊去,我们做大人的就不管了。”大姨既然动了金口,可我从护士小姐姐的眼神中明白了她不屑加我的微信。我和她都可以拒绝大姨的这个建议,但我们没有。“是啊,是啊,你们加个微信,你们自己谈,都是熟人,不怕不怕。”小姐姐的妈妈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估计她妈妈对我没有异议,觉得我这个小伙子长得面善,可以有待近一步发展和考察,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来。我顺从地扫了小姐姐的微信二维码,一眨眼,我们成了好友。我又有了个护士小姐姐的微信女友,惊喜不惊喜?当然惊喜!

老爸神通,得知我和护士小姐姐互加了微信,便步步紧逼,督促我要主动发信息给姑娘。我主动给护士小姐姐发发问候的消息,因为陌生,只能发些无关痛痒的,既要热情又不能有轻浮之意,其实这个度还真不好把握。我给护士小姐姐发个“你好”,她也回个“你好”。我们都不及时回复,从这个拖延的程度来断定,我们的第一眼都没有看上对方,只是我们互多了一个微信好友,也许好友都不可算,是我们只在彼此的列表里多了一个,存在着。

从大姨的口中得知,护士小姐姐是嫌我胖,她说以她专业的预测我定是三高人群的一员。哈哈,护士小姐姐的预测不准,我虽胖,我一高也不高,我的血液指标全部正常,除了不离不弃的体重。

我肯定这是没有结果的结果,我在心里自鸣得意地说:“哈!嫌我胖,小姐姐,你也不是我的菜,我才不愿意为你减肥呢!”

和护士姐姐凉凉……

四、健身教练

姐姐是位健身达人,她每周必去健身馆三至四次。我的姐姐是个自来熟的人,她去哪里呆上半月一月的,保准能混几个三朋四友的。听说她已经在健身馆里有了一小打朋友了。今天新来的会员,明天哪个教练辞职了,她都摸得透透的,她对这些情况的熟知度倒不像个到健身馆里健身的会员,俨然是健身馆里老板的派头。

姐姐说她很受健身馆里会员和教练的喜爱,她说这话我信。她的热情豪爽的性格确也招人爱。在教练当中,当姐姐得知有个女教练是单身时,兴奋得两眼放出绿光,立马说:“我有个弟弟,亲弟弟,也没有对象,我给你们俩个介绍介绍!”当即姐姐拨通我的电话,掩盖不住的喜悦急急地说:“小弟,小弟,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是个健身教练,你正需要这样的女朋友……”姐姐的口气好拿这个教练就是我的正牌女朋友。“她可以管管你,教你怎么健身减肥,我把你的情况和我的教练说了,教练身材好,匀称结实,个子不高不矮,我看挺好的,她愿意和你处处看,这样吧,小弟,我把教练的微信名片推荐给你,你要加人家哦,好了,我这就推荐你们认识,你们互加好友吧!”

我的姐姐就是这么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教练的名片稳稳地被姐姐推荐来了,我只有服从,加了教练为我的好友,我只得顺从姐姐的意愿,要不,她会揪住我的耳朵教训我的,没办法,谁让她是我的亲姐呢!怕她!

一加教练为好友,我必须有所反应才对。我的姐姐死死地盯着我,她会说,小家伙,你要主动发起攻势,发信息给教练,约教练出来吃饭,你要做到情到理周,我不能让别人笑话我有个不懂礼貌的弟弟,拜托,拜托。瞧,姐姐开始巴结我了。

约教练,教练说,她一个月休息四天。在一个周三的晚上,我们见面了。在一起吃个饭,这是必须的。和一个健身教练在一起共进晚餐,我的小心脏是扑通扑通的,不胜惶恐,总担心点不好菜,让一个讲究饮食,崇尚健康的人笑话。我客气地让教练点菜,教练的身材无可挑剔,结实有力,似乎看不到一点点的赘肉,甚至她的一双眼睛也散发出只有从事健康行业的人所透出的一股子坚定的神采。教练无懈可击的身材,突然地让我产生出一股强烈的自卑感,我们不是一个道上奔跑的人。教练说点什么菜都可以,今天是休息日,可以放纵一下自己,明天就可以把这些多余的能量耗掉。我是识相的好男生,我还是点清淡的菜品为主,以脂肪含量低的鱼虾为硬菜。即使我是用尽心思点了这顿餐,教练嘴是那样说的,正真开动起来,她却吃的很少,细嚼慢咽的。我拿眼睛的余光轻扫教练,我得装成斯斯文文架势,细嚼慢咽,那个细嚼慢咽啊!我的神啊!太难受了……

好不容易这顿饭吃完了,我一看时间还早,便客气地说:“不到七点,去看场电影吧!”“是吗?”教练翻看了一下手机说:“时间是还早,回家也没事可干,那就去看场电影吧!”出乎我的意料,我本想客气客气,毕竟她是姐姐介绍的,我要是不做到完完美美,周周全全的,我那个厉害的姐姐定不会轻饶我的。不得已,我和教练去看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动画片,很好,幸亏不是有爱情元素的文艺片。电影结束,我绅士地问教练要我送她回家吗?“不用!我要到街上逛逛,很久没有到市里来了,看看夜市。”她明摆着没有邀请我一起逛夜市的意思,我懂得弦外之音。

和教练约会的第二天,姐姐打电话来:“小弟,你给教练的印象很好,她说你懂事有礼貌,你们俩属于有缘无分的人。小家伙,没给姐姐抹黑,这个不成没关系,姐姐再接再厉帮你介绍。”“姐姐,我的亲姐姐,你就歇歇吧,别操心我!”我在心里默念着。

教练成了我朋友圈里的一位不搭话的好友。她经常发些关于行业里的减肥链接。这些链接我不看,连点开点赞的事也省去了。

直到今天,教练一直在我朋友圈的列表里静静地呆着,有个从事健身的朋友也不错,即使不开口,看到名字都会隐隐地使自己有点小小的发怵。

五、心仪的花房女孩

花房女孩平平,我心动的姑娘!她把我从她微信好友列中删除!我们一度是好友,现在,她的一切都消失了……

我终于懂得一见钟情的感觉,甚至是那种念念不忘的切肤之觉。

我有个朋友在C城,朋友带着他的女朋友,他的女朋友带着她的闺蜜平平一起到我这里来玩。我开车去车站接他们,见到他们的一瞬间,我猛然地被爱情撞了一下腰。一个女孩,齐腰的一根长长顺顺的马尾辫拖在身后,眼睛大而明亮,微微胖的脸上荡漾着柔柔的灿烂的笑意。我的眼睛突地一亮,老天,我一眼喜欢上这个叫平平的姑娘。我抬头看她,一瞬间足以让我的心里有了千变万化的感受,我明白,我被俘虏了……

治疗癫痫的中药哪种好
癫病大概多久发作一次
癫痫的形成原因是什么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