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红影黛姿潇湘月 >> 正文

【军警杯★小说】死罪------ 那些年,那些事之二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彭秀怎么也有没有想到,民兵有如天兵天将般的破门而入,顷刻间冲到眼前。他手还握着酒盅,嘴里的肥肉片子还未咽下,傻楞楞的不知是把嘴里的肥肉片子咽下还是吐出来。老伴也魂飞魄散,烂泥般的瘫在炕上,死人一般。

生茂走上前“啪”的一巴掌把彭秀手中的酒盅打落在地,嘴里还不住的骂道:“奶奶的,还喝上酒了?我看你是不老实。”

彭秀稍微缓过来一些,怵怵的看着眼前的五个小伙子,嘴动,嚼起来。

“吐出来。”简直就是怒吼,生茂端起三八大盖戳到彭秀的前额上,“你不老实,想怎么着?翻天?”

彭秀心里一沉,连忙摆手“不不不,我老实,我老实,不敢翻天的。”

“住嘴。还敢狡辩是不是?走,把桌上的东西端着,跟我们去大队。”

彭秀连叹气都不敢,只得乖乖的找来篮子,把两盘还冒着热气的菜装上,穿上大衣,就去叫瘫了的老伴。

老伴也缓阳过来,翻身起来,沓拉上鞋,与彭秀一起,在五只黑亮的枪口下,步子蹒跚的向大队部走去。

白连志正得意忘形的倚在长桌上抽烟,懒懒的等待着生茂他们马到成功。雪亮的白炽灯映衬着他那张满是疤痕的脸,两只小眼睛死死的盯着墙上的挂钟。早就有人检举彭秀躲在家里违法作孽,白连志早以安排好了今晚的行动。别看彭秀是他的舅舅,大是大非面前他可不含糊,别说是舅舅,就是亲爹亲妈他也不会轻易放过,谁不知道他是有名的“冷血队长”?

门响了,随着嗷嗷直叫的寒风,彭秀与老伴龟缩着身子,低着头,连滚带爬的被推进来。进来的彭秀和老伴习惯的站在门口,等着发落。

生茂凑上前去,在白连志的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白连志大姆指一竖:“任务完成的出色。”然后就把小眼睛转向了彭秀和他老伴。

“让我怎么说呢?你还是我的舅舅,可我不得不大义灭亲,谁让我是民兵连长那?说说吧,把你们”请“到大队部,为什么?”

“请”字拉得很长,彭秀听的心里直颤。

“我犯了错误,大忙季节,我不该在家喝酒。”

“就这些?”

“没有老老实实的改造------”彭秀偷偷瞅了白连志一眼,心里格登一下,这小子全无情义,还能讲亲情?看来凶多吉少啊。

“没有了是不是?好,生茂,给他看看。”白连志一摆手,生茂变戏法般的举出个电炉子。

彭秀的脑子“嗡”的一下,完了,完了,全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帮后生这么了不得,藏得那么隐蔽的东西也给挖出来了。莫非家又被抄了?

彭秀今年六十有二,沾光戴了个富农的帽子,成为了这个村有数几个四类分子其中的一个。天天改造,天天劳动,家家掏大粪类的活天经地义的就是他的,并不出名也没几个人认识的彭秀就因为掏大粪成了“名人”。

入秋以来,天天打场到深夜,老头有些抗不住了,怎么说也是六十好几的人了。也冻病了,想歇几天又不敢张口请假,他也知道请也请不下来,就一直的挺着,直挺到晕倒在场院上,队长古家和才不得不给了他假,让他回家养病休息。

老伴见他那骨瘦如才的样,心酸的直落泪,偷偷的跑到外村,割了一斤肉,打了半斤地瓜蒙,回家想靠咯靠咯他。晚上,老伴把门和窗户严严实实的遮住,取出烧锅,不敢烧大锅,就点上了电炉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天兵天将杀到-----。

“------抗拒劳动改造,装病再家喝酒吃肉,更为恶劣的是,在用电最紧张的关健时候,偷用电炉子,这岂不是有意在破坏打场大会战,破坏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手段恶毒,罪行严重,必须依法严办。”

白连志连夜就把写好的材料上报给了营部,那时的办事作风就是快,批件当时就随送信的人带回,那夜的后半夜,彭秀就被戴上了高帽,天一亮就要被批斗游街。

戴着高帽的彭秀,在民兵的缉押下,走了几个小队,病还没好的他有些发汗发虚,冷得抖抖颤颤。他想停下来喘口气,歇歇,可他的脚步一慢下来,生茂的枪把子就怼到了后腰,他停不下来。

走到最后的七队,彭秀终于走不动了,也站不住了,倒在了雪地上。生茂赶紧向白连志汇报。白连志却一拍胸脯:“那是我舅,我知道他的把戏,让他躺着,看他能躺到啥时候。”

既是民兵连长又是人家外甥的白连志说话了,谁能不听?躺就躺着吧,看你什么时候起来。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老碰头再也没有起来------。

癜痫病治疗费用高吗
继发性癫痫吃那种药副作用小
脑外伤癫痫发作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