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合肥天连锁酒店 >> 正文

『流年』老朋友(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是一只狗,棕黄色的皮肤,耷拉着两只长耳朵,一双晶亮的大眼睛,连自己看了都喜欢。只因为个头大,我被店主放在柜台顶上。我可以俯看整个商店的每一个角落。看着很多伙伴都有了新主人,我也满心欢喜地想着,会有一个聪明漂亮的小女孩将我抱回家,和她一起睡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有一个华丽浪漫的小房间。小主人回来了,便抱着我,将欢笑填满我的心。我总是喜欢这样漫无边际地做梦,梦中的快乐,让我充满了期待。

这天,商店的玻璃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我们这里玩具很多,你看看喜欢什么?”“把那只狗拿给我看看。”我一听,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就你?我可不想去你家。你看你,长得也太对不起观众了吧?茅草似的烫发,短短的在头上蓬松着。两只无神的眼睛,看那张脸,全是非法建筑物。那衣服都是过时的旧衣服。再看那双手,是女人的吗?联想一下她家那孩子,还是算了吧,都倒了胃口了。可千万别把我卖给她呀。我千呼万唤,我大声求救,我抗议,有什么用呢?还是被她抱走了。随着她,我来到了快递公司,很快我被层层包裹,密不透风,黑的没有一丝光亮。我感觉透不过起来,晕晕乎乎的。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了动静,我听到有拆包装的声音。当再次见到光明,我感觉恍如隔世。听到有人走开的声音,我睁开眼睛。这是哪里呀?这是我的新家吗?我审视着周围:已经算不得雪白的墙壁,一张有些凌乱的床上,铺着一条洗得泛白的床单,床对面一张电脑桌,一把椅子,靠墙有个衣柜。抬头看,一盏螺旋形的节能灯吊在顶上。和我梦里的样子相比,真的是一下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我忐忑不安地等着,不知新主人是个什么样子。看这房间,也早没有了梦中小公主的影子。床上扔着的那件衣服,应该是个男人的,牌子倒是名牌,只是那上面散发出来的汗臭味,都快把我熏得晕倒了。一会儿,进来一个男人,我瞧一眼,比买我的那个女人长得还让人意外。不由得叹息起自己的命运不济,指望着这样一个大男人能珍惜我,不等于做梦吗?

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拿出电话,那表情是高兴还是难过?

“刚刚收到了,谢谢你,很喜欢。”

“喜欢就好,就让它陪着你吧。”

“嗯,你保重自己。”

“会的。”

他挂了手机,我依然弄不清状况。他把我放在腿上,抱着我说:“从前我养过一条狗,他陪了我十几年,我从来不觉得它只是狗,一直把它当成老朋友看。有什么不高兴了,就和他说说,可他走了,再没人听我说了。心里难过了,我总会想起它,总是想它要是还在该多好啊。现在有了你,我就也叫你老朋友吧。老朋友,你知道吗?你虽然不会说话,可我相信你听得懂我的话,也能懂我的心。秋把你送给我,也是希望我能开心,有个寄托吧。能这样远远地想着,足够了,何况现在有了你。”这番话,让我有些迷茫,难道这么大的男人,还需要我的陪伴吗?或许……不管怎样,我都只能留在这里了。

从此,白天我静静地呆在床头,晚上才看到他回来。他进屋看我一眼,换上衣服又出去干活了,直到晚饭后才回屋休息。有时他看看电脑,有时默默地发呆,有时吧嗒吧嗒地抽烟,有时静静地想着自己的事情。睡觉前总会和我说上几句:今天开工资啦;他买了一件新衣服啦,谁谁谁有什么事啦……然后静静地看着我,那悠远的眼神,仿佛要将我看穿,直到另一个时空。

虽然我只是一个玩偶,但我渐渐能感觉到他的心情。他其貌不扬,但心地善良,朋友有什么事,他会主动帮忙;邻里有什么需要,他不会袖手旁观。只要能帮上一把,哪怕素不相识,他也会伸出手。可是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难道善良、好说话,就是软弱吗?就代表应该被欺负吗?他好心借出的钱,却收不回来;他热心帮衬的人,却在他需要帮忙的时候远远躲开了。我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与悲伤。

“今天真倒霉,老板不分青红皂白,上来一顿臭骂,活干坏了,又不是我的错,冲我发什么火?你看他趾高气扬的样子,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想骂谁就骂谁呀?我干的比谁都多,工资不如他们,我都没计较,总觉得乡里乡亲的掰了面子不好看,可今天他也忒欺负人了,真当我离不开他那啊?离了他王屠夫,我还吃带毛的猪不成?老子不干了,爱找谁找谁去。”他一边愤愤地说,一边吃了两片药,洗了一条冷手巾,敷在眼睛上。“这人要是倒霉,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今天把眼睛还打了。”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一阵,才渐渐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看着他一天的疲劳,我默默地想:“睡吧,睡吧。”

这天,他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躺下了。“老朋友啊,每天回来看到你,我这心啊,就敞亮些。新工作还好,工资也不低。可今天的活全是上高,我晕高啊,一上去,就觉得头晕、腿脚发软,有啥法啊,硬着头皮也得上啊。心里这个怕呀,唉,和你说,你也不懂……”他沉默了一会,“媒人又来了,他们一个个哪里是介绍对象啊,就是一群骗子,上次见的那个,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以为换个名字、换个身份,就能骗的了我?那些女人和他们都是一伙的,就是为了骗钱。依我,早把他们轰跑了,可老爷子信啊。只要他开心,爱咋咋地吧,不就是千八百块钱吗?话说回来,那都是我累死累活挣来的,就这么给他们了。唉……要是有一个真的看上我这个人了,愿意和我一心一意地过日子,多少钱我也心甜哪,可没有啊,都是冲着钱来的。我也死心了,一个人不是也挺好吗?”听着他的叹息,心里很无奈,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只是一个玩偶啊。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来,他匆匆换件衣服,又走了,很晚才见他满脸怒气地进了屋,把衣服一摔:“有什么了不起呀?不愿意就不愿意,我又没指望什么!长得不好咋啦?也没必要那么讽刺挖苦吧?脸黑咋了,还不是干活烤的?不干活用什么养家?没钱怎么从阎王手里抢回老爷子的命?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呢!看那衣服穿得,是过日子的人吗?”看着他受伤的样子,我心中一片悲凉。

这次,他一瘸一拐地走进屋子,坐在床边,将腿放在床上,轻轻地卷起裤腿,只见腿上赫然一块烫伤。他皱着眉头,忍着疼痛,小心地擦着药。一抬头看到我,“唉,今天被氧气焊烧伤了,真倒霉,又得休息几天了。不过借口推掉了那个媒人,也算又松了一口气。我的生活就这样,从来不属于自己,唉,能拖一天是一天吧。”看着主人痛苦无奈的笑容,我的心生生地疼了。都说好人有好报,这生活什么时候能让他多一些快乐呢?

他打开电脑。

林:忙什么呢?

秋:看看小说。你今天怎么样?

林:不好,腿被烫伤了。

秋:啊,怎么样了?严重吗?

怎么那么不小心?上药了没有?

林: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看你大惊小怪的。

秋:我们是朋友,我希望你过得好,平安!

林:呵呵,没事,不用担心,我先下了,有点疼,拜!

秋:嗯,别忘了吃药,保重,拜!

他把我重新放回了床头,闭上了眼睛。我心里默默地祈祷:“我的主人啊,你快点好吧,我就守在你的身边。”

浑浑噩噩中,只听得哗啦一声,有推拉防盗门的声音,光线划破了黑暗。我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依然站在高高的柜台顶上,原来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幻。虽然我只是一个玩偶,但是我相信,那一切都是真的,世上确有这么一个林,而我终将有一天,会由秋的手送到林的身边。“我的主人,你在哪里呀?我在等着你,我愿倾尽一生,做你永远的玩偶,听你诉说!”

癫痫病到底怎么引起的
癫痫病完全治好要多少久
洛阳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破除迷信网 | 心金魂银攻略 | 李敏镐新电视剧 | 韦小宝游戏 | 科密考勤机驱动 | 乡村医生养老保险 | 让人痛哭的电影